生活美学

生命会远去,爱不会。
生活会老去,少年不会。

一双肉眼生于额下,平视或仰视的时候,常常觉得自己看见的是人。俯视的时候,则常常觉得自己看见的是动物、是牺口——那些没权没势的、随波逐流的、挣扎求生的、老弱病残的,大多属于此类。

风大得很,我手脚皆冷透了,但我的心却很暖和。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原因,心里总柔软得很。我要傍近你,方不至于难过。

朋友走进家庭或者搬家远离,亲人年纪渐长、生离死别等等,都不是事故,而是像阴晴雨雪一样的自然规律,客观且永存,本身并没有含义,过度沉湎,就像过度伤春悲秋一样,没有意义。

这个城市太大了,所有人都在早出晚归的洪流中周而复始——邻里之间大多只是点头之交,公共交通工具上只有一大片低着的头,人们透过巴掌大的屏幕,可以能围观大洋彼岸的闹剧,窥探南北极上的奇闻,参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内所有大小热门事件的讨论,每时每秒都忙碌非凡,当然无暇记住一个衣着不合时宜的小小打工仔……

人生有好有坏
但都值得好好活着